90后抗疫女战士:偶像不再是肖战易烊千玺,而是…

2020年2月22日   |   by admin

文本整理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焕坤

讲述者/荔湾中心医院护士 梁敏慧

2020年1月中旬新冠肺炎疫情从武汉向全国蔓延,我们全部取消春节假期在院待命。我和同事胡丽娟提前结束休假,相继从347.1公里、790公里外紧急返穗,并线上线下进行各种紧急培训。

1月26号医院成立了“隔离病房”,我们病区临危受命,承担起防疫任务。我有些害怕,但除了害怕更多的是感到身上有种责任,这种责任担当不容许我们退缩。病人接踵而至,穿上了防护服的我像极了“大白”,没想到这个春节,我以这样的形象度过。

荔湾中心医院隔离病区护士(旧图)

1月28号早上,当被告知收治进来的第一例疑似患者第一次核酸结果阳性,我压住了害怕,主动向护士长请缨出战。可爱的“战友们”嘱咐我吃几口粮食,去WC“放水”,还问要不要穿成人纸尿裤。呃,或许你会觉得夸张,但我告诉你一点都不夸张,全国医院都面临防疫物质的缺乏,为了避免物资浪费,穿上防护服后,在隔离病房一待就是6小时。

第一次穿防护服,也是第一次带N95口罩,把我横向发展肉肉可爱的“小脸”紧紧的包裹住,微挺的小鼻梁也被压得挺不起“身板”。

三级防护完毕后,我内心充满了力量,无所畏惧,感觉向偶像钟南山爷爷靠近了。

此时,我不再追肖战,不再追易烊千玺,不再追王俊凯,我的偶像是“国民爷爷”钟南山院士。

钟爷爷的逆行、钟爷爷接受采访时湿润的眼眶、钟爷爷的敢做敢言,“钟南山精神”在我心里生根发芽,鞭策着我,我是90后抗疫女战士。虽然受到感染的风险很大,但我一点也不畏惧。6小时后已经感觉不到口罩带来的痛觉了,脱下防护服后,一照镜子,OMG,我平坦的大饼脸上压出了几条“山路”。

在隔离病区工作6小时脱下防护服后,梁慧敏的脸上留下了压痕

我下班了,战斗还在继续。在这场战斗中,我并非孤身作战,94年的妹妹说,我没有结婚没有负担,我上;97年的妹妹说,还是我来吧……每每听到这些话,我浑身充满力量。

胜利应随着春天来临,期待春暖花开之际,我们脱下口罩,大口呼吸新鲜空气,一起亲密交谈,一起约一顿饭。在春天里,我们加油,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!

来源 | 羊城派

责编 | 陈倩

审签 | 吕航

实习生 | 张素洁